Monday, June 20, 2016

父亲的手表 Dad's Watch ...


大学毕业
在爸爸的工厂应该是
做了三到六个月的工
驾叉车,上下货,磨刀,晒板,
制造过程的每一个步骤我都去学习
什么打杂的工作我都做过
而且是两个班次
早上七点到半夜十一点
我没半句怨言

几个月后
 我离开了爸爸的工厂
去了日本一家手表工厂实习
后来一做就做了十年
 离开爸爸工厂的最后一天
我和爸爸也没说话就告别了

本来我是可以继承父亲的事业
应该会赚很多很多的钱吧
我离开不久爸爸也把工厂卖了
也很少回家了
我知道很多人都说我是败家仔
好多年这些话我都放在心里
我知道自己辜负了爸爸的好意
我的选择是对或错如今也无关系了

在日本工厂待了十个年头
我也什么都做
从生产管理, 生产计划,采购, 
物流,成本计算,计划预算, 仓库, 
品质管理 全都做过
那时我管理的部门也有八十多人
二十九岁当了生产管理经理
是工厂最年轻的经理
其他的经理都是四十多五十多岁
日本工厂的第十年很辛苦
讨厌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我的上司前田老师本来要力榜
我几年后代替他的总经理职位
应为他是要退休回日本了
我三十岁那年工也没找到
就离开了日本工厂
前田老师对我非常失望
离开工厂的最后一天
我们擦身走过也没说话了

前田老师对我的识心栽培
 那时也知道自己辜负了前田老师的好意
 我的选择是对或错如今也无关系了

爸爸和前田老师
对我的期望都很高
我深知我是辜负了他们
但我对钱财,职位, 名利和权力
从来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其实也没人了解我的心态
有没有人了解如今也无关系了

 爸爸走的时候只留下一只手表
每次拿起这只手表
就会想起两个人
一个是爸爸而另外一个是前田老师
我谢谢他们对我的看好
我是有愧于他们的好意
 我的选择是对或错如今也无关系了

爸爸和师父
不管你们在那里
今天我要说声
"父亲"节快乐
...


Dad's watch 爸爸的手表 ...

Olympus FE46,X41,X42
ISO 100 f4 @ 1/50

3 comments:

UIFPW08 said...

Nice shot..
Morris

Cloudia said...

You are a poet philosopher Wong

Bill said...

Funny---- I was just looking at my father's cuff-links. Nobody's worn those in 50 years.... Interesting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