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6, 2016

心经 Prajñāpāramitā Hṛdayasūtra (1)


《心經》(1)

《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簡稱《般若心經》
或《心经》

佛說《心經》的緣起,
有一天释迦牟尼和众弟子在靈鷲山
据说那天释迦牟尼在静坐没有讲道
此时观世音自在菩薩摩訶薩也来此
释迦牟的弟子舍利子知道观世音自在
已经透过般若波羅密多修行有成
于是问观世音自在菩薩
如何修行般若波羅密多
於是观世音自在菩薩
就向
舍利子和释迦牟尼的其他弟子
讲述
般若波羅密多的方法
当时大约在二千五百年前
那时观世音自在菩薩下凡为人
也是最后一次下凡为人

心经里"般若波羅密多"
的"般若"
梵文(Sanskrit)是 "Prajñāpāramitā" 
”般若“是智慧的意思,
很多人都称之为
”大智慧“

有研究提到印度在八世紀前
沒有人提到過心經
我对"般若波羅密多"心经的起源
有浓厚的兴趣
要花点时间慢慢研究
"般若"的起源是人生观起源的问题
所以是脱离人生老病死苦
及一切的痛苦的"大智慧"

《心经》
把在六百卷的《般若經》浓缩成
二百六十个字
虽然只是二百六十个字
其內容比較艱深 
既不易懂,也不易背颂
但是他的精髓都在第一段

《心经》内容
提了"般若波羅密"五次
而最后一句提了"般若"两次
在心经里出现的节奏感

非常有智慧

《心经》第一段
二十五个字

觀自在菩薩
行深波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

「觀」,是定下了心,  運想那個道理叫做觀
应该是指“心情平和,态度冷静”的思想的时候 (Settled)。

「自在」,是"無可"和"無不可"的自在,
是一种心态,"有也可以"即使"没有也可以"的一种心态
应该不是讲"自由"。因为"自由"是不肯受拘束的,
但往往我们的環境是不如我们意思,便苦了自己。
獨有"自在",是无处不安,自然地不受環境所困,
一切好壞隨緣,"樂"亦"不喜","苦"亦"不惱" ("Free" at Last)。

「菩薩」,是"菩提薩埵" (梵文 "Bodhisattva") 的簡稱
Bodhi(菩提)意為「覺悟」
Satto 或 Sattva (薩埵) 意為「有情」
漢語的意思為"覺悟的有情眾生",
能自己覺悟,再能覺悟人的謂之"菩薩"。
「行」,佛说"心行" (Settled Heart) 
在佛教中所谓 “身行”,“口行”,“意行” (有待研究)
 “行” 以 “心行” 
為要 “心施仁德而不表露於外”,
就是 内心之趣于外境,
即自己的心行到外界去攀援, 
是心理上的活动
「深」,不是深淺的深,是不可測量的意思 (Un-Measurable)
般若的层次有"深"有"浅",
可能是说世上不是每一个人对心经的学习和修念不一,
有缘人就能够领悟到”深“般若的境界,
"深"般若或"浅"般若的修行, 我本人觉得
学习心经深或浅不能强求因该要看个人的需求
"深"般若包括三方面内容:文字般若、观照般若、实相般若。

「般若」,這是梵文是”大智慧”的意思
人人有份的,佛和眾生都是平等的,
不過佛是開了般若慧 (Great Wisdom)。

「波羅」
,用来比喻眾生在苦惱的此岸
要度過到清淨的彼岸 (The Other Side),
就是要"走出"痛苦到清净的境界。

「密」,是到的意思 (Arrived)

「多」,是上面的意思,到彼岸之上 (Above)

波羅就是说
从苦恼的此岸 (this side) 走到上了清净的彼岸 (the other side)
(From this side of suffering to the other side of peace)。

「時」,是果位的時候
巳經斷除一切煩惱,度盡苦厄 (Ripe)。

「般若波羅密多,上面巳經解釋過了,
就說菩薩的功行,巳到究竟地,登彼岸之上了 (State of Realization)。

所以「般若波羅密多
「般若波羅密多
是说
领悟了 ”大智慧” 就是断了所有的痛苦的意思。

「照見」,觉悟的心来观照,心神會通了 (Revealing)。

「五蘊」,指色、受、想、行、識,
這五事蘊結不分,叫做五蘊
一個色字,包括五個字在內 色、受、想、行、識,
並且包括外面一切一切有相相形形色色 (Five Senses),
五蘊中的色,是物質的;受、想、行、識,是精神的,
(以后还要慢慢的研究下去)。

「皆」, 就是一切的意思 (Everything)。

「空」, 世上的人往往不明白"空"的道理
这个字我现在还是看不懂 (Emptiness),
"空"的见解非常的深奥
以我现在的理解简单的说说,
如果我们能够解脱物質和精神之间
的"存在"与"不存在"
就是"空"的境界吧,
但是”空“应该是没有境界的,
因为本来都是没有的。

「度」,超脫的意思,就是登彼岸之上 (Detachment) 。

「一切」,包羅所有 (Absolutely All) 。

「苦厄」,身上的痛苦,心上的不安 (Sufferings)


心经第一段的二十五个字
是一句
总论
博大精深的”大智慧“
就是从这里开始

觀自在菩薩
行深波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
...


Aarhus Denmark

Aarhus Denmark
Olympus OMD EM1 m.zuiko 12-40
ISO 400 f2.8 @ 1/80

1 comment:

Karen S. said...

We love nature and trees and the sky above and the ground we walk!